<sub id="hzpfp"><dfn id="hzpfp"></dfn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hzpfp"><dfn id="hzpfp"></dfn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hzpfp"><listing id="hzpfp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hzpfp"></address>
    <thead id="hzpfp"></thead>

    <address id="hzpfp"><listing id="hzpfp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sub id="hzpfp"><var id="hzpfp"><output id="hzpfp"></output></var></sub>

      <sub id="hzpfp"><delect id="hzpfp"><output id="hzpfp"></output></delect></sub>

      <sub id="hzpfp"><var id="hzpfp"></var></sub><sub id="hzpfp"></sub>
      <sub id="hzpfp"><var id="hzpfp"><output id="hzpfp"></output></var></sub>

      <sub id="hzpfp"><var id="hzpfp"><ins id="hzpfp"></ins></var></sub>

        位置:丹東新聞網 > 時尚潮流 > 正文 >

        撫順變態惡魔雖心生悔意 但未能免罪被判處極刑(圖)

        2020年02月28日 16:46來源:未知手機版

        鍍鋅鋼板,小說 txt 下載,紫血人

        Sohu 首頁>> 新聞 >>社會>>遼寧撫順少女小蘭遭滅絕人性殘害>>追蹤報道 撫順變態惡魔雖心生悔意 但未能免罪被判處極刑(圖)2002年4月17日08:54 廣州日報大洋網

        圖為摧殘小蘭的惡魔站在審判臺上。叢煥宇攝

        大洋網訊昨日(4.16)上午9時13分,庭審正式開始,隨著審判長一聲令下,犯罪嫌疑人祁軍在法警的押解下走入法庭。面對眾人如刀的目光,祁軍始終不敢抬頭,拖著沉重的腳鐐步履蹣跚地走入被告席。站在被告席上的祁軍雖然面無表情,故作鎮定,但當審判長喊他的名字時,他還是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。對此次審判,法庭做了極其嚴格的規定:未經允許,不準錄音、錄像和記錄。法庭氣氛非常嚴肅。

        法庭調查階段

        公訴機關認為應對祁軍嚴懲

        據遼沈晚報報道,撫順市人民檢察院的公訴人首先宣讀了起訴書。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祁軍于2002年3月12日18時許,酒后攜帶刀鋸行至撫順市望花區古城子街9委9組,在該住宅旁的土道將騎自行車路過的被害人小蘭(化名)拽倒在地,用鋸抽打,并扼其頸,強行將小蘭的褲子扒下,對小蘭進行猥褻,撕咬小蘭的下身,又將手插入小蘭的下身進行撕扯。由于被群眾發現,被告人祁軍逃離現場。公訴機關認為祁軍犯罪手段特別殘忍,情節特別惡劣,造成被害人身上多處重傷,經法醫鑒定為三級傷殘的嚴重后果,應予以嚴懲。

        在公訴人宣讀起訴書過程中,祁軍始終面無表情,可當公訴人要求法庭嚴懲被告人時,祁軍一個趔趄,險些摔倒。對檢察機關的指控,祁軍表示沒有異議。

        小蘭代理律師提出三項訴訟請求

        小蘭的代理律師當庭提出三個訴訟請求:一是被告人所犯罪行十分嚴重,給被害人造成嚴重殘疾的后果,懇請人民法院根據《刑法》234條2款之規定,判處被告人祁軍死刑;二是賠償原告醫療費、今后治療費、護理費、住院伙食補助費、傷殘補助費、交通費共70萬元;三是要求精神損害賠償人民幣30萬元。

        對小蘭律師提出的賠償請求,祁軍同樣沒有表示異議,只是說:“我沒有賠償能力。”

        法庭辯論階段

        祁軍:我現在挺后悔

        庭審開始后,審判長開始詢問祁軍的自然情況,祁軍說話的聲音非常小,審判長提醒他要大聲回答法庭的提問,祁軍說:“我的嗓子發炎了,說話聲大不了。”但隨著庭審的進行,他的聲音又不由自主地大了起來。

        在法庭辯論階段,審判長問祁軍有無辯解時,祁軍語無倫次地說:“我沒太多可說的,我這個人有病,一喝酒就犯病,不喝酒還挺好,其實犯病時我也挺痛苦。我現在挺后悔。我的壓力太大了。”祁軍說這番話時,并沒有任何懺悔的表情,反而作出一副可憐的面孔。

        面對公訴人、法官和律師的提問,祁軍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,但一涉及到具體的作案過程,祁軍則以記不清為由拒絕回答。

        當小蘭的律師問祁軍想不想父母時,祁軍說想;律師又問祁軍想沒想過小蘭母親此時的心情,祁軍啞口無言。

        辯護律師:提出三點辯護意見

        由人民法院為祁軍指定的辯護律師提出了三點辯護意見:一、祁軍屬于突發性犯罪,事先并沒有預謀,主觀惡意比有預謀的犯罪要輕;二、祁軍屬于變態人格,尤其是酒后自我控制能力下降,因此才實施了犯罪;三、祁軍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認罪態度較好。希望法庭在定罪量刑時能對上述辯護意見予以考慮。

        公訴人:性變態不等于精神病,當負刑事責任

        公訴人隨后對辯護意見予以了有力的反駁:突發性犯罪往往比有預謀的犯罪性質更加惡劣,危害更大,就像祁軍殘害小蘭這樣的犯罪一樣,更應予以嚴懲。從祁軍的一貫表現看,曾多次因流氓罪被勞教和判刑,屬于屢教不改、罪行累累的慣犯。其酒后自我控制能力下降并不能逃脫法律的懲罰,因為我國法律明確規定,醉酒的人應當負刑事責任。同時,祁軍的性變態并不等于精神病,祁軍本人沒有精神病,其家族也沒有精神病史。因此祁軍應當負刑事責任。即使祁軍的認罪態度比較好,也不能成為對其量刑的理由。聽到公訴人的辯護意見后,祁軍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,耷拉下了腦袋。最后,法庭要求祁軍作最后陳述時,祁軍無力地說了句:“我沒什么可說的了。”

        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mktkj.cn/shishangchaoliu/71667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        今日熱點資訊
       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妞妞网